面临“数字障碍”!现代监控技术让美国间谍藏不住了

原标题:面临“数字障碍”!现代监控技术让美国间谍藏不住了

参考消息网11月30日报道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11月27日发表题为《生物识别技术、智能手机和监控摄像头给美国间谍设置新障碍》的报道称,现代技术让美国间谍难以藏身。全文摘编如下:

2010年,一个特工团队策划的秘密行动杀死了一名生活在迪拜的激进分子。该团队被普遍怀疑效力于以色列间谍机构“摩萨德”。这个计划是成功的,除了其隐秘性——闭路摄像头跟踪着该团队的一举一动,甚至捕捉到了他们乔装前后的情形。

间谍和秘密行动已不同以往。

间谍面临“数字障碍”

以前,一名训练有素的中情局特工可以带着一个装满化名文件的夹子越过国境,或自信地在外国城市中行动,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与其他特工接头。现在,他(她)面临着作为现代生活之标志的数字障碍:无所不在的监控摄像头和利用生物识别技术的边境控制手段,更不用说经常会暴露其行踪的智能手机、手表和汽车了。此外,还有“数字尘埃”,即几乎每个人都会留在互联网上的个人记录。

美国和西方情报界一些现任和前任官员说,与能够快速筛查此种数据的人工智能领域内的进步相结合,这些技术正迅速成为外国对手铲除间谍的有力工具。

一名前美国高级反间谍官员在谈到美国间谍活动所受影响时说:“真的很糟糕。”

官员们说,现在,中情局内部对所谓“无处不在的技术监控”普遍感到担忧,迫使它设计出新的、往往需要更多资源的招募特工和窃取机密的方式。

2月,中情局局长威廉·伯恩斯在其提名确认听证会上承认,在新环境下,“开展传统谍报活动变得复杂多了”。他说:“与美国政府其他许多部门一样,中情局将不得不作出调整。”

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的一个特别工作组在报告中说,中情局官员“将竭力保持隐蔽并秘密行动,并将长期面临暴露风险——暴露自己、他们的特工和他们的谍报行动方式”。

杜亚恩·诺曼曾任中情局某情报站站长。在此前中情局为让间谍活动适应数字时代而开展的一项工作中,他担任领导角色。诺曼说:“我认为,间谍活动的基本要素已被粉碎——它们已经被打破。”

时任负责科技工作的中情局副局长的唐·迈耶里克斯在2018年的一次演讲中说,在大约30个国家,外国情报机构已不再费事地在“我们离开受雇地点(显然指的是美国大使馆)时”实地跟踪中情局特工。她说:“覆盖面足够广泛,他们不需要这样做。借助闭路电视监控和无线基础设施就行了。”

了解内情的官员说,中情局总部反间谍官员最近向世界各地的情报站和基地发去的一份绝密电报警告,该机构在外国的大批线人已被抓获。电报声称,美国间谍在海外的行动环境日益艰难,原因之一是无处不在的数字监控。

未来间谍将不像《007》

情报官员概述了未来的间谍活动可能是什么样的。

几名前官员说,由于面部识别和虹膜扫描等生物识别技术,化名跨越国界这种谍报手段正迅速成为陈年旧事。

一名已退休西方情报官员说:“情报人员用化名进行伪装更加困难了。”他估计,自己在职业生涯中用过9个虚假身份,且都有相应的信用卡。

更多间谍活动将以“真名”实施,这意味着间谍不会假扮他人,而是以商人、学者或其他与美国政府没有明显关系的专业人士的身份为掩护行事。

同时,间谍活动正日益成为一种团队运动。以往,一个间谍独自筹划并实施一项行动。今后,需要一个团队来帮忙提防数字监控并指导中情局官员绕过它。

这些事业需要更多时间、人员和其他资源。

诺曼说,未来的间谍行动将更类似于《碟中谍》而不是《007》,“意味着行动总量将会减少”,招募来为美国从事间谍活动的外国人减少。他说:“你将把更多精力花在少数重要的事情上。”

在美国反间谍部门前负责人威廉·埃瓦尼纳所说的“技术版本的猫和老鼠故事”中,有着数不尽的数字花招可耍。例如,中情局一些现任和前任官员说,可以在手机定位上做手脚,误导外国反间谍人员以为他们的猎物在某地,而实际上他安全地藏身于另一所在。

这些官员说,明年将年满75岁的中情局以前也曾面临并克服重大技术挑战。

一名中情局高官说:“大多数技术挑战是可以克服的。我们主动出击,而不是坐等挨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